当前位置>网站首页 > 家居 > 正文

环球时报刊文:中国社会养老焦虑被放大了

发布时间:2019-07-10  来源:互联网    编辑:匿名  

其次,尽快促进养老金制度定型并加快养老服务体系建设。养老金制度一旦公布,就应尽快促进其稳定定型,以便公众形成稳定的养老预期。从世界范围看,只有极少数国家对其养老金制度进行较为激进的“大拆大建”式的改革,多数国家往往选择“参数式”改革,以避免打破公众长期形成的养老预期。目前,我国应尽快整合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制度,完善养老金调整机制,并及时发布延迟退休方案,稳定公众养老预期。另外,要加快养老服务体系建设,纠正“重市场轻福利”“重城市轻农村”等偏向,把养老服务对象从城镇扩展到农村,把服务重心从机构养老转到居家养老,加大政府对养老服务设施建设的资金投入,促进养老服务的可及性、便利性和公平性。

记者从山西省自然资源厅获悉,国家自然资源督察北京局近日对山西省吕梁市、大同市、长治市襄垣县、太原市晋源区、晋中市榆次区2市3县(区)政府负责人进行集体约谈,督促其进一步加大整改查处力度,有效遏制违法违规用地,落实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和最严格的节约用地制度。

最后,媒体要客观理性报道和分析养老问题。养老制度安排相对较为复杂,对养老问题进行报道和分析,需要具有基本的养老专业知识。媒体报道养老问题时,应掌握基本的养老理论知识,熟悉现行养老政策;涉及到较为专业的知识时,多采访相关专家和专业人士,对不同的观点和声音,要理性分析,并客观报道;不要被民粹主义和所谓的“民意调查”所绑架,更不能为吸引眼球和追求轰动效应,片面解读,误导公众。▲(作者是中国社会保障学会秘书长,中国人民大学教授)

媒体的非理性报道对养老焦虑的形成也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。譬如片面渲染极少数养老机构“一床难求”,而不去分析多数养老机构床位空置;大量报道“以房养老”的好处,而不去分析其在中国的不适应性;片面夸大某些地区的养老基金亏空,而不去分析整体的盈余等等。

近年来,从双转制到养老基金再到延迟退休年龄,每一个涉及养老问题话题无不牵动着国人的心。这一方面反映了公民参与意识的增强和对自身利益的高度关注,另一方面也反映公众的养老焦虑情绪在增强。

国寿安保基金认为,行业方面的结构性机会主要是两类:一类是业绩确定型,例如先进制造相关的5G、新能源汽车,基建相关的轨道交通、建筑、机械、公用事业等;另一类是政策博弈型,例如可能受益于政策放松且估值在底部的券商、地产。

据了解,18日下午6时许,8名村民乘农用车回村时,被洪水围困,其中两名被洪水冲到田洋中,情况危急。接警后临高县委书记亲自带队前往救援。在黑夜救援过程中,由于风雨太大,水流湍急,3名边防战士在救援村民过程中被洪水冲走。

要缓解公众的养老焦虑,首先应正确看待中国的老龄化。中国自2000年整体进入老龄化国家行列,65岁以上老年人口从8821万人增至2014年的1.38亿人,老年人口比例从7%上升到10.1%。与老龄化较严重的国家相比,中国的老龄化仍然较为乐观。2014年,经合组织的平均老龄化水平为16%,其中日本、意大利和德国的老龄化水平分别达到24.15%、20.64%和20.63%,中国与这些国家相比,还处于较为年轻的阶段。而且这些国家有许多经验值得借鉴,我国有足够的时间和足够的手段应对老龄危机。

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,2013年1月,房国兴去职仁怀市委书记后,继任者为同隶属于遵义市的桐梓县县委书记罗其方。一年之后,罗其方即被调任贵州省地勘局副局长,2014年6月,即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。

养老金制度长期未定型也是产生养老焦虑的主要因素。自上世纪50年代起,我国开始建立现代养老金制度,但时至今日这一制度仍远未完善。期间,建立了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、新型农村养老保险制度和城镇居民养老保险制度,并进行了多次“范式”改革,包括整合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制度、改革双轨制,以及即将进行退休年龄改革等。“参数式”的养老金改革也从未间断,包括调整计发办法、养老基金入市、降低缴费率等。频繁的改革和修补,打破了公众长期形成的养老预期,增加了不确定性风险,加重了养老的心理焦虑。

@重庆微发布10月31日消息,日前,重庆市卫计委、重庆市健康教育所对临床医生进行戒烟门诊培训,要求全市二级以上综合性医疗机构规范设立戒烟门诊,提供专业戒烟指导和服务。在戒烟门诊,戒烟者会得到一份评估表,医生针对病人症状作出评估后,将为病人指出合理的戒烟方式。

面对记者求证,石嘴山市环保局值班人员回应,“大楼变冰雕”是因为“水管坏了”;宁夏环保厅则表示,“大楼变冰雕”确因雾炮车喷水改善监测数据,相关责任人被严肃追究责任,大武口区环境卫生管理站站长毛峻峰、副站长蔡天明分别被给予警告处分。

老龄化加速和养老方式的剧变是产生养老焦虑的重要原因。传统社会在国家层面强调以孝治国,老年人处于家庭权力结构上层,掌握家庭资源,多数家庭足以支持养老,因而养老从未成为一个社会问题。随着老龄化进程加快和家庭规模的缩小,老年赡养比快速上升,子女养老负担加重;空巢家庭比例迅速增加,家庭成员养护缺失,社会化的养老服务也未建立起来,养老悲剧时有发生,养老焦虑情绪在全社会弥漫。

“二更食堂”事件发生后,有人呼吁新媒体向传统媒体转型。这当然不是说要回到纸媒时代,而是说要回归媒体的本真,坚持媒体的操守。因为无论形态怎么变,舆论格局怎么变,内容始终是新闻行业的核心资源,思想始终是媒体传播的重要品质,理性始终是时代前行的推动力量。(汤华臻)

特别提醒: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。